第1402章 剑道的极致-天才纨绔-
天才纨绔

第1402章 剑道的极致

    那窜出来之人,不是别人,正是杨真真,她显得又是紧张,又是焦虑,唯恐江枫会答应彭老爷子的条件,这才是慌乱的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彭老爷子,你将江枫当成是什么人了,区区小利小益,就是妄图收买,未免太看不起人了!”杨真真又是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一来是说给彭老爷子听,二来是说给江枫听,她说话的声音很大,像是担心江枫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“江枫早已得问天地之大道,他的剑法之道,岂是你所能窥视,区区归海剑道,根本连入江枫眼的资格都没有,也只有你们彭家,会将之当成宝贝!”紧接着,杨真真又是喘着大气说道。

    她瞬间就是将彭家引以为傲的归海剑道,批驳的一无是处,好让彭老爷子彻底死心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听闻着杨真真的说辞,彭老爷子却是并不动怒,淡淡说道,“归海剑道如何,江兄心中自有评价,你一无所知,还是不要说太多的好,以免贻笑大方。”

    彭老爷子自信满满,也可以说这是自负,是一份基于对归海剑道理解之上的自负……无论杨真真怎么贬低,都是无法动摇他的本心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至强剑修的剑道之心,若是如此轻易就被动摇的话,谈何问及剑道极境?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懂?”

    拿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杨真真上蹿下跳,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,“什么叫我什么都不懂,我杨真真莫非是个傻子不成?”

    彭老爷子不以为意,其看向杨真真的眼神,赫然就是在看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杨真真郁闷的要死要活,她发觉彭老爷子实在是太淡定了,刹那之间,她都是有着一种,自己是个傻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江兄,你意下如何?”彭老爷子又是询问江枫,他无意在杨真真的身上,浪费自己的时间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决定权是在江枫的手上,同时,彭老爷子也绝不认为,杨真真能够影响到江枫,那不过是杨真真自以为是罢了。

    剑修之所以强大,其基础就是剑道之心,在彭老爷子看来,以江枫目前的修为境界,在剑道造诣方面,就是有着如此高度,那样的一份剑道之心,比之他而言,恐怕都是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所以,在杨真真连他都影响不了的情况下,便是妄图影响江枫,这不是痴人说梦,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归海剑道,我很有些兴趣!”江枫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?”杨真真呆住,她见鬼似的看向江枫,似是万万没有想到,江枫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江枫没有理会杨真真,他的确是对归海剑道有些兴趣,一来,那可以当做是一枚将来用来踏入藏书阁第三层的筹码,二来则是归海剑道,实际上是一门传承剑道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归海剑道无比完整!

    而一条完整的剑道之路,尽管江枫并不会去修炼,但是却是能够借此参考,印证自身的剑路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才是归海剑道对于江枫而言,最大价值的一种体现,至于那之当做是将来踏入藏书阁第三层的筹码,不过是顺便为之罢了。

    彭老爷子则是得意的笑了,只不过他笑的颇为隐忍,就是说道:“江兄,老朽代表彭家上下,感激你的一片盛情……我彭家将毫无保留,奉送上归海剑道。”

    彭老爷子极尽所能,表示自身的诚意,话音落下,一枚玉简,便是呈现于其掌心之中,低头看向一眼,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之意,彭老爷子低声说道,“江兄,这一枚玉简之内,有着一份完整的归海剑道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彭老爷子甚为殷切的看向江枫,心知一旦江枫取走玉简,那么,他与江枫之间的这一笔交易,就算是达成了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玉简呈现于彭老爷子的掌心之中,杨家上下诸人的呼吸,都是不由自主,变得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杨真真死死的盯着彭老爷子,很是生出一份冲动,要将玉简给抢走,但终究明白那是找死,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杨真真又是有心说上几句话,不然一旦江枫取走玉简,今日之事,就成定局,那样一来,杨家该怎么办?

    但杨真真终归也是什么话都没说,她一直缠着江枫,看上去疯疯癫癫,却也并非全无分寸,深知此事只能交由江枫定夺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万一一不小心引起江枫的反感,那只会对杨家更为不利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话了?”许是注意到杨真真的反应,江枫淡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呢?”嗫嚅着,杨真真说道。

    当这话说出口,杨真真陡然意识到,江枫是话中有话,而就在这一刹那,彭老爷子脸色轰然大变。

    “江兄,你的意思是?”彭老爷子失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我收下玉简,便意味着欠你一份人情,而我江枫,一向最是不喜欠人情。”江枫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江兄,这是一笔交易。”彭老爷子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筹码不够!”江枫摇头。

    闻声,彭老爷子的脸色再度变幻,江枫的意思,已然是浅显的不能再浅显,那就是,江枫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你太贪心了。”怒目相向,彭老爷子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江枫想要的,一向是自身去争取!”江枫不置可否的说道,说着话,看向彭老爷子,江枫淡漠问道,“你又有什么资格与我谈交易?”

    在江枫看来,彭老爷子算得上是许之以重利,但彭老爷子却是忘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所谓交易,必然是要建立在双方对等的情况之下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那般重利,只会引发觊觎,继而诞生出杀伐!

    未必是彭老爷子过于自我感觉良好,仅仅是彭老爷子将此事想的过于简单罢了,以为他江枫,轻易就可被打动。

    “江兄,据我所知,此前你与杨家之间,并无瓜葛!”彭老爷子恨声说道。

    江枫既然选择拒绝,无疑就是意味着江枫打定主意要为杨家出头,此点,令彭老爷子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莫非,你是想要杨家的传承?”忽而,一个念头自脑海之中闪现而出,彭老爷子略有几分失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彭老爷子就是喋喋的笑了起来,阴森森的说道,“杨老爷子,你驱狼逐虎,殊不知道,那一头狼,可是恶狼啊!事到如今,不知你可否有感到后悔呢?可惜啊,你和我一样,都没有了后悔的余地!”

    杨铭宇却是颇为镇定,并没有因为彭老爷子的蛊惑而有所反应,只是抬起眼眸深深的看了彭老爷子一眼,其余之话,一概不说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野心,江枫,算是我看走了眼,敢情你这一趟来大冶城,原本就是包含祸心,奈何我彭家平白无故为你做了嫁衣裳。”彭老爷子分外不甘的说道。

    江枫面无表情,任由彭老爷子说的再多,都是丝毫无法撼动他的本心。

    江枫的确是有插手杨家之事的打算,而之所以有这般打算,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毕竟,认真说来,他欠了杨青衣的一份人情。

    杨青衣仙逝,那么,这样的一份人情,只能是还给杨青衣的后人,如此一来,江枫焉能袖手旁观,任由着彭家灭掉杨家?

    因为江枫非常清楚,一柄产生自主剑道意志的嗜血剑,对他自身而言,意味着什么,往后伴随着他修为的晋升,嗜血剑将拥有更强的威能,那几乎可以当做是他剑道之路上的最强依仗!

    这样的一份机缘,乃是由杨青衣所赠与,江枫素来有恩报恩有怨报怨,这样的一份恩情,岂能不报?

    “说完了没有?”江枫无动于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你的目的是我彭家的归海剑道,那么,老夫便是让你好好见识见识,归海剑道,是何等之神异!”彭老爷子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祭剑,狂暴出手,虚空剑气纵横,杀伐气息盈野……甫一出剑,彭老爷子就是动用最强手段。

    奈何,注定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江枫无意在彭老爷子身上浪费时间,催动嗜血剑,剑域释放,自主被激发的剑道意志,凌空一剑,就是将彭老爷子斩成血雾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就在彭老爷子陨落的那一刻,杨铭宇当机立断,发出命令,吩咐杨家诸人反扑。

    之后的战斗,尽管江枫不再插手,却也是只能用惨烈二字来形容……彭家之内,有着五个炼虚修士,除了彭老爷子和彭管事之外,另外三个炼虚修士,也是极之强大,杨铭宇亲自出手,击杀其中二人,这才是让这一场大混战,得以在一个时辰之内结束。

    这一日,彭家满门被屠戮,而这就是彭老爷子打破平衡所付出的代价,杨家潜忍却也绝不表示可以任由欺负,那样的能量一旦爆发出来,骨子里所流淌的骄傲血液,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江枫顺理成章的拿到了那铭刻归海剑道的玉简,终究是让他这一趟的行程,多了一份意料之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江兄,今日之事,万分感谢施以援手!”杨铭宇恳切说道,心知如果不是江枫恰逢其会的话,说不得杨家只能退出大冶城,才能保存一线香火,而就算是退出,那样的代价,也是必然,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区区小事。”江枫摆了摆手,他不以为意,并未放在心上,说到底,萧克和齐飞白他必杀无疑,而杀彭老爷子,不过是顺手为之罢了。

    “江兄,这一枚玉简之内,铭刻有我杨家的传承,还请手下。”杨铭宇郑重其事的说道,一枚玉简,缓缓自他掌心,呈现而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