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前尘(3)-唤汝-
唤汝

第六十七章 前尘(3)

    南昭是个好皇帝,蒋旭一开始就知道。

    自他掌权后,大力推行新政,且不以商学为末,整个国家在他的治理之下,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没有那次灾难的话,紫金国在五年之内定会重见昔日辉煌,蒋旭知道。

    但紫金国被灭了,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邻众虽只是一些小国,但因为接连两朝的朝政荒废,紫金国早已被张氏掏成了空壳子。

    平日里苛刻军饷,废于练兵,再加上上级长官贪污受赂,中饱私囊,很多士兵吃不饱穿不暖,生了病也没钱去看,几十万的军队,俱是些老弱病残。

    紫金被灭,是预料之内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南昭以为还会有时间。

    蒋旭也是。

    所以他支持南昭推行的任何一种政策,若有谁不服,他便是杀人去逼也要去做了。

    南昭说:“我会让紫金国五年之内重现昔日辉煌,十年之内傲于万国之上。”

    蒋旭笑着说:“我信。”

    “阿昭想做的任何事情,我都相信可以做成。”

   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他们之间的称呼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群臣就算见到蒋旭衣衫不整地从南昭寝殿里出来,也变得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他想一展宏图,成就霸业。

    他愿守在身旁,鼎力支持。

    可命运……却从来不给任何人时间,哪怕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帝。

    紫金国被灭,南昭自刎于城门,蒋旭抱着他的尸身去了皇陵,一路上,他没有流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哭什么呢,没什么好哭的,这个结果,他早就知道了啊。

    他抱着南昭躺在棺床上,偏头看着他,伸手在他眉心摸了一把,笑道:“你看看你,眉头还是皱这么厉害,阎王爷见了你还不得被你愁死。”

    蒋旭摩挲着他的脸,眉眼里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情绪,他轻轻说:“我师父要我好好活着,想我今日就要食言了呢,”他碰了碰南昭的嘴唇,“谁叫我舍不得你呢,就你这个德行,到了下面捱了小鬼们的欺负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罢,将一壶鸩酒饮尽,复又躺在南昭身旁。

    他哈哈笑了两声:“没想到我是这么死的,阿昭呀阿昭,下辈子你要是敢不对我以身相许,看我折腾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他将怀中人搂得又紧了紧,头深深地埋在南昭颈窝里,小声说道:“这下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,你敢不要我你就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蒋旭死后,魂魄离体,他看着棺中紧紧相拥的两人,眼睛没来由的一热,一颗滚泪“啪嗒”一声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一看,两个白着脸的鬼差出现在了他面前,他失笑:“原来,真有阴曹地府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鬼差面无表情道:“切莫留恋人间,随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蒋旭回头又看了看南昭,笑道:“你可得等着我,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他问南昭在哪里,鬼差俱答,人死后,阴间便是正途,自然是被其他鬼差拘了去了阴间。

    听罢,蒋旭就跟着去了阴间,到了那里才知道,南昭根本就没有来。

    前面马上就是奈何桥,他心里十分着急,若是喝了孟婆汤,便会将南昭忘了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上来,彻骨的寒意便从脚底“蹭蹭”升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他不能入轮回!

    绝对不能!

    他要等南昭!

    等他来!

    看见他平安无事才行!

    不过,好在他碰到了白无常!

    白无常在一众鬼将里是最好说话的一个,平时都是笑脸相迎,尽管那笑与和颜悦色掺不上任何关系,却也总比其他鬼差们好太多。

    蒋旭挣脱了那两名鬼差,跑到了白无常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去轮回?”

    “小的想留在地府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道:“地府有什么好的,轮回对你来说,才是正途。”

    “无常爷爷,小的想留在阎罗殿,打打杂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图什么?你去那无间地狱看看,哪一个鬼不想入轮回,偏生你不想。”

    蒋旭继续央求,白无常一双眼睛十分精明,上下看了蒋旭一眼,说道:“执念太深,对你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蒋旭心知白无常已看穿他的心事,便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:“无常爷爷,我这一辈子就紧着这么一个人,求无常爷爷让我等等他吧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向来心软,看他一片痴情,便允了他呆在阎罗殿。

    他在阎罗殿找各路小鬼打听消息,不见南昭的一丝音讯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日,听小鬼们唠嗑说,阴差从阳间抓来了一只厉鬼,关在了无边桐那块地界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阵焦虑,生怕那厉鬼会是南昭,忙凑过去打听其来历。

    一只小鬼说道:“听说那只厉鬼邪门得很,平民百姓一概不伤,专挑皇族下手。”

    蒋旭瞬间觉得自己凉了个彻骨寒。

    他强定下心神问道:“那无边桐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小鬼嗤笑一声:“无边桐?无边桐是专产鬼王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得了,”小鬼神色傲慢,“见你是新来的,哥今儿个就跟你说说那无边桐。但凡滞留阳间的鬼魂造了业障修成了厉鬼以上的级别,就都会丢在无边桐,经受比十八层地狱还要多的苦难,洗涤灵魂。”

    “那无边桐是整座地府最可怕的地方,里面厉鬼煞鬼无数,日日经受折磨,但每吃掉一只厉鬼,它们身体所受折磨便少一分,因此,争斗厮杀都成了平常事。”

    “胜者王,败者寇,”说到这里,那小鬼忽然压低了声音,“据说,咱们这的七十二方鬼王,全是从那里出来的,尤其是无量鬼王殿下,乃为七十二方鬼王之首……”

    蒋旭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僵硬极了,那小鬼后来说的什么他都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南昭……南昭可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他声音苍白得不像话:“大哥,无边桐在哪个方向?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么清楚做什么?难不成你想去?”一众小鬼哈哈大笑,“你不是厉鬼,无边桐你是没资格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小鬼说:“左右你也去不了,告诉了你又何妨?无边桐在僵池后方,大概五十里左右。”

    又一小鬼奸笑起来:“你这说法忒也弄人,那僵池他又哪里知道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一众小鬼纷纷鬼笑起来:“别说无边桐了,就那僵池也是寻常鬼物都靠进不得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僵池……靠进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能如何,那般煞气缭绕的地方,水里面全是僵尸,比忘川河都可怕,像你这种没点道行的,只能魂飞魄散呗。”一个小鬼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另一小鬼好心说道:“要我说啊,兄弟,咱们这几个不足三两重小鬼就别上赶着去凑那个热闹了,安生在这阎罗殿打杂吧,鬼王这个阶层你就不要妄想了。”

    小鬼们见蒋旭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纷纷哈哈笑道:“你看它这点胆子,我们还只是说说,他就被吓成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僵池在哪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僵池在哪?”

    “别介啊!那地方不是闹着玩的,你自身半点怨气都没有,没有哪位大能肯护着你,不等靠进便会魂飞魄散的。”

    蒋旭虽然已经成鬼,但脚底发飘却是头一次感觉到。

    他几乎忘了是怎么找到了白无常,求他一纸符咒进了僵池和无边桐那块地界。

    如何找到的南昭,又是谁进来将他们带出去的,他都记得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唯一清楚的便是……他的阿昭已经不怎么记得他了。

    醒来后,发觉白无常守在他跟前。

    未等他开口,白无常便指着他破口大骂起来: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这个娃儿胆子忒大,要坏事,给你符咒原是想着叫你知难而退,你可真是个秤砣子心啊,非得一路摸黑走到头么?那无边桐是你能去的么,就连我也不敢轻易近身,唉,这下我可是欠足了无良鬼那家伙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无常爷爷,阿昭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良心的啊,都这个时候了,还惦记着他呢。”

    蒋旭眼里满满一片悲伤,却又固执地闪烁着微弱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阿昭呢?”

    白无常大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罢了罢了,就告诉了你吧,我叫牛头单给他分了一间牢房,他既然没有成为鬼王的命,便在那里好好净化吧,能不能再还阳投胎,看他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听罢,蒋旭五体跪在白无常面前,感恩戴德道:“多谢无常爷爷!多谢无常爷爷!”

    白无常将其扶起:“你要谢就去谢那无量鬼去吧,要不是他,你和南昭一个也甭想出来,不过,他脾气差得很,那无边桐是他最不想去的地方,你最好先别去招惹他,他这会应该还在气头子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去看阿昭么?”

    “以后吧,寻了机会,便让你见上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无常爷爷,只要阿昭好好的,就足够了,这样就足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再后来,南昭并未洗清自己一身浊怨之气,反倒愈来愈深厚。

    在谁也不知道的时候,他悄悄地将自己在生死簿上的名字划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用的什么方法,便是与无边桐有着脱不开的关系……

    无边桐,这名字不是随意叫的,里面有种桐木,是为无边。

    无边桐,能洗掉世间所有存在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玄乎其玄的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之中,实际上,谁也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即使是流荒,她也不曾知道一点关于无边桐的事情。

    南昭逃出来的那日,蒋旭正去看他,撞见了这事。

    他去阻拦,却被其打伤了魂体。

    南昭虽然记不清蒋旭,却还是对他保存了一点将忘未忘的记忆,故此,他虽是伤了他,却未及根本。

    蒋旭怕南昭再受往日无边之苦,情急之下,只好将此事秘密告知流荒,望流荒能救他一遭。

    若问,他为何对流荒如此信任,原因有二:一是直觉,二是困境中的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就算不成,依流荒的性子,这件事在他醒来前,她是不会将此公之于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