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我也要认真了-花都最强神医-
花都最强神医

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我也要认真了

    那密集的匕首有如蝗虫过境,给人一种无法躲避的感觉。

    韦嗔一身的灵气波动,在节节攀升,匕首银辉闪烁,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楚夜的表情也是愈发的凝重,今天是遇到强劲的对手了,韦嗔的战力,绝对堪比虚丹巅峰,甚至能与金丹抗衡。

    楚夜有点想不明白,俞妙恒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厉害的人,是他的弟子吗?

    看起来不像,韦嗔年纪不大,这般实力绝对算得上天赋绝伦,修真界所有的大宗门,肯定都会对他抛出橄榄枝,他是不可能拜俞妙恒为师的。

    可是,俞妙恒如果请外人帮忙,他就不怕勾陈宝箓被韦嗔据为己有吗?

    短暂的思索过后,楚夜当即施展玄光盾,十几面光灿灿的盾挡在前方,仿佛形成了一堵坚不可摧的墙壁。

    不过,楚夜知道,自己的玄光盾,绝对挡不住灵宝之威,他迈开星斗步,后撤的同时,也撑起了一道天尊法相。

    天尊法相是天尊浮影和身外法相的结合,防御力比一般的身外法相要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“叮叮当当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金石之声,玄光盾悉数崩碎,难以阻挡匕首之威。

    楚夜早就预料到了,此时已经拉开了一些距离,改变了位置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这么轻松就能躲开吗?天真!”

    韦嗔站在原地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些许不屑的表情,虽然楚夜刚才让他吃了亏,导致他手指骨断裂,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战力!

    大不了,不用右手了,反正他也没想过再跟楚夜近身搏斗,他也不傻。

    楚夜的位置,和韦嗔以及那数百匕首,从一开始的直线,变成三角形,可没等楚夜松口气,那匕首却一个急转弯,调转矛头,又直奔向他。

    楚夜眉头一皱,难怪韦嗔如此自信,他对匕首的操控很精妙,可以一直锁定目标!

    “看来,躲是躲不了了!”

    既如此,楚夜便也不再躲闪,他轻拍储物袋,霎时间一方卷轴出现在手中,划拉一声被他舒展开来!

    “叮叮当当!”

    数百种武器从画卷之中激射出来,光寒四野。

    百器图中的武器虽然并不算太强,可胜在数量够多,弥补了质量的缺陷。

    天空里,银色匕首与数百武器冲击在一起,火光四溅,发出尖锐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两方灵宝的对碰,导致周围能量暴虐,草木一时间皆飞灰湮灭,地面一片狼藉,脚下岩石崩裂,不断的滚落。

    百器图原本是楚夜为韩雨烟准备的,但是担心郭星云报复,所以一直自己保管者,没想到还不止一次的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暗中的杜小玥嗔目结舌,虽然只是武器之间的对决,但也让她感到心惊胆寒,虽然只是远远的观战,但还是让她觉得不安,似乎随时会危及到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罗天,你要不要去帮帮楚夜吧?”杜小玥担心道。

    罗天道:“老大还没有给我信息,说明他自己可以应付,咱们顾好自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虽然境界也只有筑基,但毕竟是大妖,皮糙肉厚,一点能量波动,他完全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“叮叮当当!”

    天空上金石之声不绝于耳,火光四溅,灵气肆虐。

    楚夜身前的百器图在剧烈的抖动着,突然间,卷轴的纸张突然的被撕裂了一道口子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匕首,竟然让百器图都破损了!”楚夜有些心惊,愈发的好奇韦嗔的来历。

    当天空恢复平静之后,韦嗔的匕首也回到了自己的手中,他端详了一下,发现匕首锋刃上,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。

    楚夜也发现了,这下心里才算平衡许多。

    两件灵宝激烈的对抗,都有损坏。

    韦嗔目光紧逼着楚夜,不慢不紧道:“郭星云的百器图怎么在你手里?”

    郭星云来自大宗门,在年轻一代里也有些名气,所以韦嗔知道他,楚夜并不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楚夜淡淡道:“你刚才说,你抢过很多人,你的匕首怎么来的,我的百器图就是怎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抢劫离江岛的人?”韦嗔不屑一笑,“你敢吗?”

    “敢不敢百器图不也在我手里?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怎么得到百器图的,就算你跟郭星云有关系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郭星云?”楚夜讥讽道。

    韦嗔冷声道:“笑话,我韦嗔会怕他?就算他郭星云的师父站在我面前,也要让我三分!”

    “口气倒是不小!”楚夜觉得他是在吹牛逼,不过虚丹后期的修为,就算是离江岛想要招揽的天才,也不至于说连郭星云的师父都要让他三分!

    装逼,得有个限度啊!

    韦嗔是楚夜见过最装逼的人了!

    这家伙目空一切,似乎谁也不放在眼里!

    韦嗔道:“你的实力已经得到我的认可了,虽然比我差一个小境界,但却能伤到我,这已足以自傲了。”

    楚夜满脸不屑,心说你装,继续装,明明受了伤还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!

    “哼,很不屑吗,别以为自己肉身强一点就无敌了,我刚才只是陪你玩玩罢了,现在,我要动真格的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周围出现哗啦啦的声音,陡然间,一条银色锁链缭绕,闪烁光芒。

    那锁链一出,楚夜的面色就凝重了几分,他感受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表现出怯懦,而是活动了一下手腕,悠悠道:“既如此,那我也要认真起来了!”

    暗中的罗天实在看不下去了,嘀咕道:“这两人,一个比一个能装!”

    杜小玥很是骇然:“这这才刚开始动真格的?”

    人比人简直气死人!

    这种程度的战斗,杜小玥都不敢离得太近,可他们却说,这只是玩玩而已,还没有动真格!

    罗天道:“当然了,老大的厉害的神通秘术都还没施展呢!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背着我修炼了多少神通秘法?”

    杜小玥所知道的,就是化神诀中的秘法以及玄黄术。

    罗天道:“其实也没多少,也就红莲业火和阴阳照,我倒是比较期待老大施展阴阳照,也不知这上古人皇留下的神通,到底有多大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楚夜修炼阴阳照已经很久了,但从来没有用过,罗天也不知道楚夜到底修炼到哪一步了,能不能施展出来御敌。

    而且,他自己无法修炼,所以一直耿耿于怀,如果阴阳照的威力不如他的想象的话,那他心里肯定会平衡不少。

    韦嗔握着银色锁链,仿佛已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银色锁链瞬间延伸出去,银芒飞舞,在夜色之中绽放。

    银色锁链然如神鞭一样,抽打向楚夜,横扫虚空。

    楚夜纵身跃起,迈开星斗步躲避,这银色锁链给人的感觉更可怕,楚夜当然不愿意被它打中。

    “星辰破!”

    楚夜两手之中,都凝聚着光球,猛地出击,朝着前方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光球熠熠生辉,急速碾压虚空,就像是天上的星辰坠落一样。

    韦嗔评头论足道:“不错的秘术,我收下了!”

    他有些兴奋,这一趟可没有白来,原本只为勾陈宝箓而来的他,似乎可以收获更多的东西,相比于杜小玥身上的勾陈宝箓,韦嗔觉得,楚夜身上,有更让他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他挥动银色锁链,十分精准的抽打在两枚星辰破之上。

    星辰破,乃是楚夜之前最强的攻伐秘术,可面对韦嗔的银色锁链,却如沙雕一样,不堪一击!

    两枚星辰破,没有掀起任何风浪,直接被银色锁链抽打得支离破碎,湮灭于空中。

    韦嗔道:“秘术的威力虽然很强,可奈何,却挡不住我这天银锁链。”

    楚夜知道,韦嗔手中的天银锁链肯定比刚才的匕首更强,很难应付,但他并不着急,因为自己的底牌也没有用出来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比拼宝物,楚夜也不一定占据下风,石塔且不说,他的石塔里可还有一面无字碑,那可是能与黑棺争锋的东西,镇压韦嗔问题应该不大。

    但是,无字碑已有裂纹,楚夜估摸着那玩意儿用不了几次,而且强大无匹,他可不愿意大材小用,把这么强大的底牌用来对付虚丹境界的韦嗔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韦嗔口中一声低喝,天银锁链便飞舞向高空,不断的交错,形成一个五角星图案,银芒照耀而下。

    天银锁链与韦嗔心神相连,他的操控十分娴熟。

    楚夜看着天空,这一幕似曾相识,可一时间他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他也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,那天银锁链形成一个五角星图,便朝下镇压过来,庞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落下。

    楚夜嘴里发出一声闷哼,几乎寸步难行!

    “好强的压制力!”楚夜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,天银锁链虽然限制了他的行动,却没能禁锢他的灵气,楚夜立刻撑起一道天尊法相!

    “啵”的一声!

    伴随着天银锁链的落下,楚夜的天尊法相瞬间溃散,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下一瞬,天银锁链的下落速度陡然增加,一眨眼,已经将楚夜围困,楚夜处在五角星图的中央位置,旋即,锁链开始收缩。